第二百六十八章 连锁便利店

酒精风云 一臻 1582 字 3个月前

要不说国有企业藏龙卧虎呢,真是有能人,他们找到常用酒精的几家大户,给它们提供来料加工业务。金杯酒精不管原料,不用操心酒精的销路,保证最低出酒率,只收取一部分加工费,产生的副产品也归金杯酒精所有。虽然产能只有过去的一半不到,不过孬好维持着生产,勉强能给工人发出工资来了。就算工厂饥一顿饱一顿的,但维持着设备运转,避免了设备的老化腐蚀,也不失为一件应对之策。

其实,市场经济体制下,企业公平竞争,优胜劣汰,失败的企业,不适合市场的企业就应该破产,这样淘汰了不好的,留下了适应市场的,整个行业才能维持健康发展。市场需求下降,产能过剩,价格就会下降,这时怎么办,就应该自然淘汰落后的,承受不住压力的企业。等供需恢复了平衡,市场价格自然回升。

然而由于大量国有企业的存在,为了所谓的政绩和社会的稳定,很多亏损严重的企业,无法合法有序的破产,大家宁肯亏损也在那里苦苦的支撑。粮食发酵生产酒精这个行业,有一个重要的特点,那就是酒精价格的暴跌,无法传导到原料上面,咱们国家的主要粮食作物实行国家保护价收购的政策,所以即便需求减少,粮食价格也不会随之下降。而且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物价涨幅巨大,逼迫着工人工资也出现大幅度上涨,同时水电煤价格都涨幅不低,所有这一切都造成了酒精的生产成本逐年在增加。一方面酒精价格在不断下降,一方面生产成本在不断增加,这种矛盾越发的尖锐,解决这一难题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大幅削减产能。市场用不了这么多酒精了,还要这么多厂子干什么呢?

可笑的是酒精厂当初技术改造失败,在产能已经过剩的情况下,却逆势而动,把生产溶剂的设备,改为了生产酒精,这不是自己打自己耳光吗,说句不好听的,酒精厂就是自己把自己压死的。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现在溶剂市场有了大幅度的回暖,现在酒精厂再改回去已经没有钱了。当初李明军并没有走错路,只不过他没有坚持住,在巨大的压力之下,选择了妥协。他最初的思路是对的,只不过他没有赶上好时候,如果当时酒精市场良好,而且他能够用对了人,不出现贪污腐败以次充好的问题,即便当时溶剂市场不好,相信他也能坚持到溶剂市场回暖的时候。这就是命啊,李明军不是没有能力,而是没有赶上好的时机而已。

相反,王俊才就赶上了好时候,他临危受命,把原本政府认为是包袱的中小企业接了过来,并通过自己的聪明才智把它们变废为宝。接下来,又赶上了改制,顺势把自己扶持起来的这几家企业,收归自己名下。通过运作这些企业,不但实现了财富自由,而且还积累了丰富的管理经验,经过充分的考察,一举挺进超市行业。通过有效的管理,超市一炮而红,然后又积极筹备分店,并在筹备过程中,发现了商业与房地产完美结合的优势,联合王福来,打造了商业体与房地产的共同发展。要说起来,这也是命,是王俊才赶上了好时代,而且没有陷入国有企业巨大的包袱之中,他很幸运。

当然了,为什么同样的时代,别人没有抓住呢,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还是王俊才能力强。咱们回顾一下,如果王俊才没有一颗侠义之心,就不可能救下自己的妻子,也不可能得到老丈人的赏识,年纪轻轻就踏入了中层干部之列。如果他没有能力,也不可能给李明军建言献策,就不可能得到拯救罐头食品厂这样的机会。如果他没有智慧,就不可能想出辣肉酱这样的金点子,也不可能利用罐头食品厂闲置土地,借别人的资金打造出一个全新的小商品市场。

如果他没有胸怀江东之心,就不可能获得副省长的青睐,最终在改制中一举获胜。如果他没有远见之明,他就不可能意识到超市这个行业将会获得巨大的发展,也就不可能有后来的商业体房地产混合模式。所以说,机会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均等的,就看你有没有发现机会的眼光,并且还要有抓住机会的能力。一个人的成功,取决于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再加上百分之一的幸运,努力是关键,幸运是锦上添花,没有前面大部分的努力,就不会等来最后这百分之一的幸运。

董涛结婚回来,又在江州请了次客,借着他婚宴的机会,王俊才给高管们透露了关于小型连锁便利店的概念,希望大家回去以后,好好考虑一下,等过几天开会,专门探讨下这方面的话题。转过天来,王俊才召集这几十名高管开会,就小型连锁便利店的话题做了讨论。结果会上出现了截然相反的两种声音,以董涛为首的一部分人认为,现在超市已经扩张的够快的了,明年马上就要新开建新区超市,现在公司管理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其中包括人力和资金两个方面。

如果公司再贸然扩张,就有可能陷入困局之中,因为小型连锁店数量庞大,管理起来非常麻烦,它不像大型超市这么集中,会牵扯方方面面的精力。虽然我们有供货渠道的便利,但是这不足以抵消在其他方面的消耗,比如说开连锁店不可能每个店都购买物业吧,那就只能租房,那就会受到房东方面的影响。他们的欲望是无穷的,肯定会不断的给我们涨房租,我们无法掌控成本的生意,建议还是不要做。纵观整个行业,很少有经营大型超市的公司,涉足小型连锁便利店市场。

有反对的,自然也有同意的,以副总肖宗岩为代表一部分人认为,连锁便利店模式将会是未来新的经济增长点。随着竞争的加剧,大型超市将会陷于越来越激烈的价格战之中,不可避免地带来利润的下降。然而便利店主打的就是方便快捷,在那里消费的人群,基本上都是一些刚性需求,他们对价格并不敏感,所以说利润率相对就比较高,也比较稳定,只要调整好经营模式,选择好经营品种,完全可以实现盈利。至于管理方面,其实也没有什么复杂的,现在有专业的连锁类管理指导方案,这样的人才,市场上也非常多。我们也可以寻找专业经营连锁商业的公司合作,以规避自己不熟悉管理所造成的风险。

王俊才认为这两种说法都很有道理,他第一次陷入了迷茫,决定会就开到这,他需要仔细考虑一下,而且最好跟自己的投资人王世昌汇报,并商量一下。两人约了见面,最近哥俩都挺忙的,有日子没见了,见面后亲热的不得了。王俊才先给王世昌汇报了各项工作的进展,然后重点说了关于连锁便利店的事情,并把自己纠结的心思告诉了王世昌。

王世昌说道:“虽然有句老话说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但是对于你来说,我是认为你的步子已经走的非常快了,你看你今年一下上了两个大项目,这些都需要你静下心来好好沉淀一下,把步子走稳当了再图谋其他的。我说这个话的意思,不是说否定你的想法,也不是认为这个行业不好,而是希望你能把步子放慢一点,把路走稳一点。这个便利店行业,无论什么时候进入都可以,因为他不是一个一蹴而就的工作,如果你声势搞得太大,势必就会造成房租的大幅上涨,就会对经济造成巨大的影响,恐怕政府也不会同意你这么干。”

王世昌的一番话,让王俊才惊出一身冷汗,难道是这几年自己太过顺利,变得有点忘乎所以了吗,想想过去,除了在收购箱包厂上面遭遇了一点挫折,走了一段弯路外,几乎没有碰到大的危机,看来是自己过于乐观,有些忘乎所以了。他惭愧地说道:“大哥一席话,彻底把我给警醒了,我最近确实有些自满了,认为只要是生意,我都会把它干成功,却忽视了潜在的危险。我听您的,先把步子慢下来,把手里这些项目完全消化完再说。我还是年轻啊,希望大哥您好好监督提醒我,以避免铸成大错。”

王世昌笑道:“老弟也不要妄自菲薄,你做得已经非常好了,我像你这么大时,才是下面一个小科长。年轻人保持冲劲是好事,到了我这个年纪,想冲也冲不起来了。我觉得这个连锁便利店项目,也不是不可以做,但是你要沉住气,慢慢的来,比如你可以先开个两三家试试水,摸索一下经验。这样牵扯不了你多大的精力,就算最后失败了,也不会伤筋动骨,最起码你从中学到了东西,得到了教训,总结了经验。以后时机到了,大幅铺开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