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不知凭此头颅,能当一载魁首否?

所那罗一声怒吼,心中恐惶,宁三缺居然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

“好胆!”

骨佛脸上闪过一丝寒意,一声厉喝,纵身一跃,从白骨莲台上跳起,朝着宁三缺冲去。

他身上手臂杂乱纵横,一股股青黑色的魂源力流转,宛如一条条巨蟒。

“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拼着一无所获,今日,你必死!!!”

呼呼!!

不知何时,无数肉壁上居然凝结出一片片冰晶,一阵阵寒风莫名从肉壁上吹来。

一股股凝儿不散的寒意在冻结着流淌在地上的血肉泥浆,将其彻底夯实,宛如红色晶石……

宁三缺再度使用【茁壮】、【无缺态】,身形猛增,足足达到一百五十米才停歇下来。

轿车大小的手掌摊出,一股股玄妙无比的气息在上面流转,略带着一丝超凡因子特有的超级活力。

他静静的看着自己的掌中之物,一片片寒霜落下。

【寒霜之怒】也是被强化过的,而且早已积蓄满了怒气。

头顶的肉壁被一种超越想象的力量强制破开,露出一道银色的痕迹,白痕深处的神祗愈发清晰,已经能看到其那双灿若星辰的神眸。

一个无比庞大,近乎遮住整个肉壁空间的巨掌出现,将所那罗完全笼罩。

宁三缺一动不动,硬生生抗了所那罗无数攻击。

身披金甲,凭借着【寒霜之怒】的十倍防御,他于所那罗疾风骤雨般的攻势中巍然不动!

他缓缓抬头,看着所那罗那张略显滑稽的佛陀脸庞,森然一笑。

“打够了吗?”

“到我了啊!”

手掌猛然间下翻,肉臂层层爆裂,血肉泥浆飞溅,但靠近宁三缺的时候,都被无尽寒意凝结成冰霜,然后坠地。

轰!!!!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夹杂着血浆爆裂的噗噗声,传遍整个天空。

……

地面上。

钱梦瑜神情激动,关心的问道。

“三缺,你真的没事了吗?他们说你堕落异化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会的……”

宁三缺的分身看着钱梦瑜等队友,没有吴倩,他心知肚明,用钱买来的队友,终究不值得性命托付。

看到失态的浅梦瑜,他心中居然没有什么感觉。

【三生身】的分身很是奇特,在金色舍利的加持下,分身的实力如宁三缺预料的那般,能够发挥出具现级的实力。

与宁三缺的本体心意相通,只是两具分身就像是两个只有理性的机器人一般,与他的感情并不相通,也就造成现在这般钱梦瑜激动无比,但他的分身不能接收宁三缺本身的感情,一时连上前安抚都做不到。

钱梦瑜倒是没有察觉到宁三缺分身的异常。

宁三缺的分身忽然将目光看向天空,天空上,无数食尸鬼从那座红色的空间门中不断涌出。

然后……向地面飞下来!

所幸,飞下来的都是未开启祖力的首领级以下食尸鬼,没有感染性。

钱梦瑜等人也来不及叙旧,开始了突围。

洪州城已经饱经蹂躏,先是赵雨薇控制数万人自杀,再是邪神出世时的凝望,亦造成数十万人死亡。

现在食尸鬼的出现更是让这座充满娱乐至死气氛的城市,陷入了更大的绝望!

普通人随着赵雨薇的死去以及邪神残躯被宁三缺吞噬而清醒过来,他们奔逃着,向着远离食尸鬼的方向奔逃着。

其中也包括正经小队、熊燃小队、厉观棋小队……

但,在走到一半,发现无数身着军装的低阶后天御灵师,手持一根根枪械,逆流而上。

一时间,这些今年最优秀的年轻学生愣住了,他们看着那一个个视死如归的面庞。

生死是一场游戏,在生与死之间做出选择,才是人生。

忽然一声大喝传来。

“长安镇魂军严克率队请求归队!”

严克是率队过来观战的,在宁三缺刚刚觉醒的时候,是他们训练的,所以宁三缺的每一场比赛,他们都有到现场观看。

其中包括罗龙、连文、孙鹏……

他们每一个都面容严肃,带着那种军人的特有气质,请求着归队参战。

刘标想起了昔日岐山县的惨况,停下了脚步,脸上闪过一丝犹豫。

“长安学生刘标,请求参战!”

说完,抬起脚步向军列中走去。

洪州军部的一名中年人先是向严克等人点点头,又将目光移向刘标。

“他们是军人,国家有难的时候这是他们的义务,你不在此列,大可不必如此,”

刘标看向远处的军队,有看了看身后的无数普通人。

“我兄弟曾经说过,若世间人人怕死,人人忍让,正义之光将熄于暗处,冲天之志敏于沉迷,我亲身经历过城破人亡,不想再经历第二次,哪怕,对这座城我并没有什么好感。”

听到刘标的话,季锦清、钱梦瑜等一众学生脸上的神情也在变化,这是他们成长路上所必须经历的一个阶段,生与死之间的选项,往往是那么的扣人心弦。

王宰缓缓走出,之后是厉观棋,熊燃、钱梦瑜、季锦清……

“长安学生王宰请求参战!”

“帝都学生厉观棋请求参战!”

……

中年人愣了一下,脸上露出笑容。

“今天之后,你们将成为整个洪州城的榜样!”

杀!!

枪炮声响起,各色魂技绚烂的色彩将昏暗的天空重新点亮。

所那罗的脸上带着惊恐,被蕴含天威的一掌重重拍下。

宁三缺一手出枪,一手拍地。

骨佛被彻底拍的稀碎,掉落在血肉地面上。

但还没结束,巨掌威势不减,重重的轰击在肉壁之上,所过之处,无尽的血肉爆浆而出的噗噗声连绵不绝。

随着一阵轰隆隆的巨响,天空陡然一亮。

先是被元万靑等人不断的消耗,再被无数首领级以上的食尸鬼吞噬,天空的血肉湖泊消失了。

随之血肉湖泊的消失,一个人形生物提着一个头颅站在一条龙背上。

他并没有凌空的能力,这条龙是【敕神术】强化后的效果。

他是宁三缺,只是此刻的他,状态很不好。

越阶使用力量并非没有负担的,他的身躯裂出无数细小裂纹,就连那意识海中的虚空恐惧魂灵,身上都有一些若隐若现的裂缝。

他脸上带着笑意,看着一个个对他严阵以待的强者们。

宁三缺慕然间哈哈大笑,他扬起手中头颅,用力往天空一甩。

“元钧座,凭借此头颅,不知我宁三缺能当天下一载魁首?”

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元万靑。

雷尊揉了揉眼睛,

“靠,我没看错吧?所那罗被一个中阶御灵师杀了?”

顾笑在一边说道。

“还是今年高中生御灵大赛的选手!”

“现在的小孩,都这么猛的吗?”

……

那些为邪神残躯超凡因子而来的强者们互相看了一眼,眼中都闪过一丝异色,在宁三缺身上,他们能嗅到那几乎溢出的超凡因子的特有气息!

元万靑察觉到他们的异常,巨鲸轰然一动,落在宁三缺身前。

“我劝几位最好不要动什么不该动的心思。”

他们几人本来就是为浑水摸鱼而来,如今所那罗身死,五释和尚失踪,按理说超凡因子被积蓄在宁三缺身上会更加容易获得。

但看着所那罗的头颅,原本有些意动的心思缓缓沉了下去。

无论宁三缺是凭借什么手段击杀的所那罗,都不是他们想象中随意拿捏的那样。

宁三缺看了眼自己身前的元万靑,没有理会那些强者。

“钧座,既然所那罗已经死了,原本你们准备的手段便用在这些肮脏的食尸鬼身上吧。”

雷尊轻咦一声,

“你这小子还挺机灵的,你怎么知道老元还有隐藏手段。”

“连那五释和尚和所那罗都是有着种种后手,我不信你们回来对付他们就想着用自己的力量解决掉,总得准备点手段对付突发情况吧?”

“哈哈哈,今年这魁首,你当的起。”

雷尊说完这句话,话音一转,继续说道。

“只是这手段,确实不能轻易施展,等你日后到了星界,定然让你看个够。”

但元万靑忽然向前,看着那群将血肉湖泊吞噬干净后的食尸鬼。

“今日就可以看!”

宁三缺身上的裂纹越来越多,但他似乎恍然未知,目不转睛的看着元万靑的手段。

元万靑身上猛然爆发出一股惊天动地的气势,他的身上突然显化出一道道痕迹,共同构成了一个玄妙无比的图案。

超凡法阵——千古!

神通与法阵的最强融合。

【三色离神炎】的光芒更加璀璨,食尸鬼的哀嚎更加惊人……

雷尊等人也开始出手,仅仅留了顾笑守护宁三缺。

宁三缺看着剩余的苍何等人,开口说道。

“这世上无论是好人还是恶人,都是喜欢好人的,哪怕他们生于阴沟,也向往光明,哪怕他们并不会为此付出……”

老乞丐忽然叹了口气,他转身向食尸鬼群冲去。

苍何的脸上闪过一丝愧疚,曾几何时,他也是个‘好人’。

“那就让我们,杀到天上那座魂窟,杀到没有食尸鬼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