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尘埃尚未落定

黎明之剑 远瞳 2528 字 1个月前

精灵双子柔和的话语声在博尔肯听来遥远的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这间大厅位于整个血肉构造体的最深处,数不清的神经链接从这庞大的异形之躯各处连接至此,将浩如烟海的数据传输至博尔肯的思维中,这其中不但包括血肉构造体自身的感知以及对整片战场的监控,也包括了那些正在深处进行融合的黑暗神官们,尽管所有的黑暗神官在过去一段时间里一直在进行着思维同化方向的调整,但与真正的“合而为一”比起来,他们仍然有着各自不同的心智,要将其整合并梳理成一个,对博尔肯而言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来自深蓝之井的攻击到来了,那是那个躲在钢铁要塞中的古代幽魂发动的反击,高强度的能量光束聚焦在构造体的顶部,似乎是想要摧毁释放“灾厄魔弹”的器官,数个用于张开护盾的器官及时开启了能量屏障,尽管它们自身很快便在过载中烧毁,但来自深蓝之井的攻击仍然被成功地挡了下来。

随后受损的组织体开始自我修复,数量惊人的生物质从地下深处输送到上层,并被转化成一层层额外的甲壳,博尔肯如机器般精确地执行着这些操作,这是曾经身为人类的他无法想象的力量和能力,而现在这一切都为他所用,在一些半梦半醒的间隙中,他思考起自身目前的存在……他觉得自己恍若神明。

来自远方的一组精神波通讯抵达了构造体,博尔肯从中读取到了畸变体和生化合成兽大规模的死亡信号,以及那种“天火坠地”独有的强烈冲击。

是塞西尔人,他们已经推进到北方焦土平原,而且正在那里建立他们的净化装置,留在那里的废土军团只有最基本的杀戮本能,而且缺乏重型单位,它们在凡人军队的攻势面前只坚持了不到一天时间——意料之中的情况,那本身就是炮灰,唯一值得遗憾之处,便是这炮灰发挥的作用比预期的要小了很多。

“脑室”中的某处神经节点发出一阵暗淡的红光,博尔肯的意志化作精神波动,沿着地下纵横交错的根系网络迅速传往北方——那里已经没有可以执行指挥任务的黑暗神官,根系网络的末端仅仅连接着一个具备基础智慧的大型神经节点,那个深埋在地下的神经节点可以对一定范围内的畸变体和生化合成兽进行最基本的控制,大体上,也就是维持那些基础单位不会彻底“野生化”罢了。

这样一来,部署在边远地区的废土军团至少还能起到一点对凡人军队的阻拦、拖延作用。

下达了重新集结部队进行拖延战术的命令之后,博尔肯的意识再次集中在眼前的战场上——教团已经放弃了迄今以来的所有对外战果,放弃了废土中七成以上的土地,放弃了能够放弃的一切,只为了眼前这一战,然而事实上……这却并非博尔肯最初所想的未来。

他想要驯化这颗星球,想要构筑一个与世隔绝的“永恒安宁之地”,想要让深蓝网道灭绝这颗星球上的当前文明并化作行星护盾,但他从未想过要以如今的代价来实现这一切——他根本不想和废土中心的那个远古幽魂正面对决,因为这样做的代价实在高昂到了连他都无法忍受的程度,当精灵双子提出这个方案时,他本来是想要拒绝的,然而当他环视废土,却发现已经没了别的选择……

局势是如何一步步变成如今这样的?在精神世界中不断轰鸣的“声音”稍微减弱的间隙,博尔肯短暂地冒出了这个疑问,然而在他将注意力集中到这个问题之前,来自构造体各处的神经信号便打断了他的专注,他不得不将思维线程继续放在维持战局以及统合那些心智的任务上,而一种执掌庞大力量、自身凌驾于万物的强大感觉则适时浮现上来,削弱了博尔肯质疑自己如今这幅姿态的意愿。

如此……强大,宛若……神明。

很好,这样就很好,虽然献祭掉了自己苦心经营数百年的教团,可却换来了如今这无可匹敌的力量和永恒不朽的躯体,多么强大的力量啊——只要自己一个意念,就能制造出毁天灭地的威能,只要自身意志还在,这具躯体就能无限复原……如果世界终将在深蓝网道的爆发中陷入火海,那么自己毫无疑问将成为这之后唯一存活下来的个体,而在那之后,永恒安宁的乐园将降临在这颗星球上,作为这颗星球上唯一的、最强大的生命体,自己到时候似乎有很多事情可做……

博尔肯微笑着,筹划着那个伟大的未来——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是应该先创造出忠诚的仆人?还是先为自己构筑出宏伟的宫殿?

蕾尔娜站在大厅中央那株丑陋植物旁边,看着那干瘪扭曲的树皮上浮现出仿佛微笑一般,却又令人毛骨悚然的“表情”,脸上不禁也流露出了笑容,而在她指尖,则有丝丝缕缕近乎透明的“线条”在空气中蔓延出去,这些线条相互交缠、编织,缠绕着博尔肯的树冠,缠绕着他扎入大厅深处的根须,缠绕着大厅周围的骨质拱粱和几丁质穹顶,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如同蛛网一般。

从刚才开始,博尔肯就对这些生长在自己“脑室”里的蛛网视而不见。

“他沉入梦境了,一个很好的美梦——强韧的外表之下,我们的大教长终究还是个软弱的凡人,”蕾尔娜轻声说道,脸上笑意更胜,“看来他并不像他自认为的那样伟大。”

“作为一个凡人,他的意志其实已经足够顽强,”菲尔娜的声音从旁边传来,“直到刚才,他的潜意识还在做出抵抗,在尝试让自己的理智回归……到如今这个地步还能产生质疑和思考,这已经出乎我们预料了不是么?”

“……还算有可取之处,”蕾尔娜淡淡说道,随后她的目光下垂,仿佛要透过地面下那些厚厚的骨质、木质屏障与生物质腔室看到这血肉构造体的最深处,看到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庞大“生物”体内最黑暗恐怖的那部分,“最后一批黑暗神官的融合进程开始了……但他们抵抗的很激烈,而且一直在尝试唤醒博尔肯的主意识。”

“在进入融合腔的那一刻,他们中的聪明人就明白过来了,”菲尔娜低声说道,“不过他们的抵抗毫无意义,这个构造体早已成长到凡人意志无法匹敌的程度,那些黑暗神官在思维网络中的呐喊多半只会被博尔肯当成是呼啸的风声和令人心烦的低语……如果他还是‘博尔肯’的话。”

蕾尔娜动了动指尖,缠绕在大厅各处的“蛛网”比之前更密了一点,同时她又皱了皱眉:“……但这些‘噪声’终究有些影响,它们在影响构造体所能发挥出的力量——那些凡人的脚步已经很近了,我们必须在他们赶到之前攻破深蓝之井的屏障,现在构造体的力量还不够……想办法让那些声音安静下来。”

“我去处理一下。”菲尔娜淡淡说道,转身向大厅的出口走去。

……

联盟军队的推进速度一天比一天快,在将整个洛伦大陆的力量都灌注到这片土地中之后,凡人的战争机器开始展现出它令人惊愕的强大威能——巨炮荡平了畸变体的大军,战车碾碎了废土军团的残骸,强大的军团法术让整片大地在炽热中蒸腾,各个国家各个种族的战士们如狂风般掠过昔日刚铎帝国的平原和山川,而在大军身后,一座座净化高塔拔地而起,阻断墙如同一道道在废土中延伸的血管,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共同向着深蓝之井的方向蔓延。

而在这个过程中,阻断墙所产生的影响终于渐渐显露出来——尽管它距最终的合拢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但在废土中的很多区域,环境的改变已经是个不争的事实。

污染性的云层在消退,空气中的有毒物质在减少,弥漫在地表上空的混乱魔能在逐渐平复,在一些地区,观察员们找到了石头缝里顽强滋长的植物——这些植物的种子随着宏伟之墙崩溃之后倒灌进来的气流飞进了废土,在污染消退的大地上扎下根来,并在这春暖花开之际开始生长,成为了这片土地在七百年的荒芜死寂之后的第一批“居民”。

而在废土边缘区域,宏伟之墙脚下,传统上被认定为污染区的缓冲地带,观察人员们甚至发现了大片已经完全恢复正常的土地——哪怕不携带任何防护用具,哪怕是没有任何特殊力量的普通人,在这些净化区也可以安心生存,开垦良田。

这场战争尚未结束,尘世命运前途未卜,然而哪怕尘埃尚未落定,这个世界也在不断向前发展。

卡丽·佩尔洛如一阵风般跑过庭院,长裙在花坛与草坪的边缘飞扬,路旁的男仆和女仆们远远地便看到了这位飞奔过来的大小姐,早已提前退避到了廊下,一些比较熟悉卡丽的侍从则忍不住摇了摇头,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来。

卡丽小姐生性乐观,待人和善,尤其是活泼的性格与其严肃的父亲形成鲜明对比,然而美中不足之处便是她在稳重和淑女风度上的欠缺——当初佩尔洛子爵将她送往塞西尔留学,虽然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帝国对年轻贵族子弟下达的“任务”,可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子爵希望自己的女儿可以在异国磨练磨练心性,在与其他贵族子弟共同生活的过程中变得成熟稳重一点,然而从结果来看……

从塞西尔回国的卡丽小姐虽然各方面都有成长,却唯独在淑女风度这块退步不小——甚至还学会了许多“塞西尔式”的、在提丰传统观念看来十分怪异的言行方式,这着实让人不禁怀疑起塞西尔人的那座“帝国学院”里到底都在教些什么……

“卡丽!”佩尔洛子爵的声音突然从庭前传了过来,声音中带着一丝不快,“在庭院里飞奔,像什么样子?”

穿着笔挺礼服,蓄着胡须,身材高瘦的佩尔洛子爵皱眉看着朝自己跑过来的女儿,语气不快中又有着无奈,她的女儿结束留学回国已经有一段日子了,然而在关于未来的规划上,这个不稳重的姑娘似乎仍然毫无概念,她满脑子都是一些浮躁激进的想法,同时既不愿意进入议会成为议员,又没什么男人缘,婚事看起来遥遥无期,至于承袭爵位继承家业……现在又为时过早。

在“因子女的未来而头疼”这一点上,佩尔洛子爵和大多数普通的父亲也没什么两样。

然而卡丽却仿佛没注意到父亲语气中的不满,她手中紧紧抓着一份报纸,把它递到了父亲面前:“父亲,您看看这个!”

“什么东西这么大惊小怪的……”佩尔洛子爵嘀咕着接过了报纸,目光很快便落在版面上的一幅黑白画面上——那是一株植物,看起来就是路边的普通野花罢了,然而旁边所配的文字却让他眼神微微一变,“于废土中发现植物……污染正在消退……边缘区域发现净化区?”

“这是冬狼骑士团的二十七号前进基地传回来的照片!”卡丽笑容灿烂,语气中甚至有一股莫名其妙的自豪,“就是玛丽安奴所在的那支部队——这朵花就是她发现的,文章里面还专门提到这个了!”

“玛丽安奴……瑞文伯爵之女玛丽安奴?”佩尔洛子爵很快便在贵族谱系中找到了对应的名字,脸上露出片刻的惊愕之后紧接着便皱起眉来,“人家已经可以建立功勋,甚至可以把事迹传回国内供人传颂了,你看看你——你们还是同学!你……”

“父亲,我要跟您说的是另一件事,”卡丽不等自己的父亲说完便突然说道,“我今天听说,冬狼堡西南飞地有一个拓荒计划……”

“拓荒计划?冬狼堡西南那片飞地?”佩尔洛子爵一愣,“那边不是在污染区……”

“那里已经不是污染区了!”卡丽笑容灿烂地说道,“黑曜石报今天刊出消息,公布了数个被确认完全净化的边境地区——之后刚铎废土如何分配是个未知数,但那些边境飞地百分之百是帝国领土,现在污染消退,军队也已经把前线推进到了废土深处,那些地方的拓荒行动很快就要开始了。我今天和丹娜通了传讯,她父亲尤文伯爵已经向她提起过这件事,我想和她一起前往边境……”

佩尔洛子爵的表情终于渐渐严肃起来,他盯着卡丽的眼睛,慢慢开口:“卡丽,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是的,我知道,”卡丽收敛起了脸上的笑容,以前所未有的认真姿态站在自己父亲面前,“我要做和祖先们一样的事情——父亲,我当初在学院中的同学们都在做着他们认为最重要和正确的事,芬迪尔·维尔德参加了废土远征军,并亲历了第一场战斗,伊莱文·法兰克林前不久以研究助理身份去了西线,玛丽安奴正在安德莎将军麾下作战……父亲,我不会打仗,也没有那么优秀的魔法和魔导学成绩,但我懂得拓荒和管理领地——自很久以前起,佩尔洛家族就是优秀的拓荒者,您当初这么跟我说的时候,脸上非常自豪。

“我不想去议会当个只知道举手的议员——那里的聪明人很多,我在里面很不起眼,我也不想这么快结婚,我还没有遇见那个合适的人,我也不想这么简简单单地继承家业,当个普普通通庸庸碌碌的贵族,把大把时光都用在舞会和宴饮上……就像陛下上次在讲话中提到的,我们正在面临一个特殊而艰难的时期,帝国需要她的每一个子民格尽职守,发挥价值……

“您刚才不还说玛丽安奴已经可以建立功勋了么?现在我也想……”

“好,我同意了。”

佩尔洛子爵的声音淡淡传来,把卡丽剩下那些打了半天草稿的话全都给憋了回去。